「张伯端」诗词全集(138首)

1

《西江月·内药还同外药》

内药还同外药,内通外亦须通。丹头和合类相同。温养两般作用。内有天然真火,炉中赫赫长红。外炉增减要勤功。妙绝无过真种。
2

《西江月·此道至神至圣》

此道至神至圣,忧君分薄难消。调和铅汞不终朝。早睹玄珠形兆。志士若能修炼,何妨在市居朝。工夫容易药非遥。说破人须失笑。
3

《西江月·白虎首经至宝》

白虎首经至宝,华池神水真金。故知上善利源深。不比寻常药品。若要修成九转,先须炼己持心。依时采取定浮沈。进火须防危甚。
4

《西江月·若要真铅留汞》

若要真铅留汞,亲中不离家臣。木金间隔会无因。须仗媒人勾引。本性爱金顺义,金情恋木慈仁。相吞相陷却相亲。始觉男儿有孕。
5

《西江月·二八谁家姹女》

二八谁家姹女,九三何处郎君。自称木液与金精。遇土却成三姓。
更假丁公锻炼,夫妻始结欢情。河车不敢暂留停。运入昆仑峰顶。
6

《西江月·七返朱砂反本》

七返朱砂反本,九还金液还真。休将寅子数坤申。但要五行成准。本是水银一味,周流遍历诸辰。阴阳数足自通神。出入岂离玄牝。
7

《西江月·雄里内含雌质》

雄里内含雌质,负阴抱却阳精。两般和合药方成。点化魄纤魂胜。信道金丹一粒,蛇吞立变龙形。鸡餐亦乃化鸾鹏。飞入真阳清境。
8

《西江月·天地才经否泰》

天地才经否泰,朝昏好识顿蒙。辐来辏毂水朝宗。妙在抽添运用。
得一万般皆毕,休分南北西东。损之又损慎前功。命宝不宜轻弄。
9

《西江月·冬至一阳来服》

冬至一阳来服,三旬增一阳爻。月中复卦溯晨潮。望罢乾终姤兆。日又别为寒暑,阳生复起中宵。午时姤象一阴朝。炼药须知昏晓。
10

《西江月·不辨五行四象》

不辨五行四象,那分朱汞铅银。修丹火候未曾闻。早便称呼居隐。不背自思己错,更将错路教人。误他永劫在迷津。似恁欺心安忍。
11

《西江月·德行修逾八百》

德行修逾八百,阴功积满三千。均齐物我与亲冤。始合神仙本愿。
虎兕刀兵不害,无常火宅难牵。宝符降后去朝天。稳驾鸾车凤辇。
12

《西江月·牛女情缘道合》

牛女情缘道合,龟蛇类秉天然。蟾乌遇朔合婵娟。二气相资运转。本是乾坤妙用,谁能达此深渊。阳阴否隔却成愆。怎得天长地远。
13

《西江月·丹是色身至宝》

丹是色身至宝,炼成变化无穷。更于性上究真宗。决了死生妙用。
不待他身后世,现前获福神通。自从龙虎著斯功。尔后谁能继踵。
14

《西江月·妄想不须强灭》

妄想不须强灭,真如何必希求。本源自性佛齐修。迷悟岂拘先后。
悟则刹那成佛,迷则万劫沦流。若能一念契真修。灭尽恒沙罪垢。
15

《西江月·本自无生无灭》

本自无生无灭,强将生灭区分。只如罪福亦何根。妙体何曾增损。我有一轮明镜,从来只为蒙分。今朝磨莹照乾坤。万象超然难隐。
16

《西江月·我性入诸佛性》

我性入诸佛性,诸方佛性皆然。亭亭蟾影照寒泉。一月千潭普现。小则毫分莫识,大时遍满三千。高低不约信方圆。说甚短长深浅。
17

《西江月·法法法元无法》

法法法元无法,空空空亦非空。静喧语默本来同。梦里何曾说梦。有用用中无用,无功功里施功。还如果熟自然红。莫问如何修种。
18

《西江月·善恶一时妄念》

善恶一时妄念,荣枯都不关心。晦明隐显任浮沉。随分饥餐渴饮。
神静湛然常寂,不妨坐卧歌吟。一池秋水碧仍深。风动鱼惊尽任。
19

《西江月·对镜不须强灭》

对镜不须强灭,假名权立菩提。色空明暗本来齐。真妄体分两种。悟则便名静土,更无天竺曹溪。谁言极乐在天西。了则弥陀出世。
20

《西江月·人我众生寿者》

人我众生寿者,宁分彼此高低。法身通照没吾伊。念念体分同异。见是何曾是是,闻非未必非非。往来诸用不相知。生死谁能碍你。
分页导航关闭
关于作者

张伯端

张伯端(公元983年—1082年),一说(公元984年—1082年),道教南宗初祖,字平叔,号紫阳、紫阳山人,后改名用成(或用诚)。人称“悟真先生”,传为“紫玄真人”,又尊为“紫阳真人”。临海(今属浙江)人。自幼博览群书,学贯古今中外,涉猎诸种方术。曾中进士,后谪戍岭南。于成都遇仙人(一说此仙人即为刘海蟾)授道,后著书立说,传道天下。

宋元丰五年(公元1082年)仙逝,飞升前留有《尸解颂》一首:“四大欲散,浮云已空,一灵妙有,法界通融”。

张伯端与杏林翠玄真人石泰、道光紫贤真人薛式、泥丸翠虚真人陈楠、琼炫紫虚真人白玉蟾被奉为“全真道南五祖”(“北五祖”为:东华帝君王玄甫、正阳帝君钟离权、纯阳帝君吕洞宾、纯佑帝君刘海蟾、辅极帝君王重阳)。
年代
收录作品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