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贺铸」诗词全集(881首)

1

《菩萨蛮·彩舟载得离愁动》

彩舟载得离愁动。无端更借樵风送。波渺夕阳迟。销魂不自持。良宵谁与共。赖有窗间梦。可奈梦回时。一番新别离。
2

《菩萨蛮·章台游冶金龟婿》

章台游冶金龟婿。归来犹带醺醺醉。花漏怯春宵。云屏无限娇。绛纱灯影背。玉枕钗声碎。不待宿酲销。马嘶催早朝。
3

《菩萨蛮·曲门南与鸣珂接》

曲门南与鸣珂接。小园绿径飞胡蝶。下马访婵娟。笑迎妆阁前。
鹧鸪声几叠。滟滟金蕉叶。未许被香鞯。月生楼外天。
4

《菩萨蛮·绿窗残梦闻鶗鴂》

绿窗残梦闻鶗鴂。曲屏映枕春山叠。梳□发如蝉。镜生波上莲。
绛裙金缕摺。学舞腰肢怯。帘下小凭肩。与人双翠钿。
5

《菩萨蛮·绿杨眠後拖烟穗》

绿杨眠后拕烟穗。日长扫尽青苔地。香断入帘风。炉心檀烬红。
兰溪修祓禊。上巳明朝是。不许放春慵。景阳临晓钟。
6

《菩萨蛮·粉香映叶花羞日》

粉香映叶花羞日。窗间宛转蜂寻蜜。欢罢卷帘时。玉纤匀面脂。
舞裙金斗熨。绛襭鸳鸯蜜。翠带一双垂。索人题艳诗。
7

《菩萨蛮·子规啼梦罗窗晓》

子规啼梦罗窗晓。开奁拂镜严妆早。彩碧画丁香。背垂裙带长。
钿铮寻旧曲。愁结眉心录。犹恨夜来时。酒狂归太迟。
8

《菩萨蛮·虚堂向壁青灯灭》

虚堂向壁青灯灭。觉来惊见横窗月。起看月平西。城头乌夜啼。
兰衾羞更入。欹枕偷声泣。肠断数残更。望明天未明。
9

《菩萨蛮·芭蕉衬雨秋声动》

芭蕉衬雨秋声动。罗窗恼破鸳鸯梦。愁倚□帘栊。灯花落地红。
枕横衾浪拥。好夜无人共。莫道粉墙东。蓬山千万里。
10

《菩萨蛮·朱甍碧树莺声晓》

朱甍碧树莺声晓。残醺残梦犹相恼。薄雨隔轻帘。寒侵白纻衫。
锦屏人起早。惟见余妆好。眉样学新蟾。春愁入翠尖。
11

《菩萨蛮·炉烟微度流苏帐》

炉烟微度流苏帐。孤衾冷叠芙蓉浪。蟠蟀不离床。伴人愁夜长。
玉人飞阁上。见月还相望。相望莫相忘。应无未断肠。
12

《鹧鸪天·留落吴门□□□》

留落吴门□□□。□□□□□□□。扁舟更入毗陵道,却□□□□□□。□□念,付清觞。樵青与我和沧浪。浮云□是无根物,南北东西不碍狂。
13

《鹧鸪天·轰醉王孙玳瑁筵》

轰醉王孙玳瑁筵。渴虹垂地吸长川。侧商调里清歌送,破尽穷愁直几钱。孤棹舣,小江边。爱而不见酒中仙。伤心两岸官杨柳,已带斜阳又带蝉。
14

《浣溪沙》

不信芳春厌老人。老人几度送余春。惜春行乐莫辞频。
巧笑艳歌皆我意,恼花颠酒拚君瞋。物情惟有醉中真。
15

《浣溪沙》

楼角初消一缕霞,淡黄杨柳暗栖鸦。
玉人和月摘梅花。
展开全文
笑捻粉香归洞户,更垂帘幕护窗纱。
东风寒似夜来些。
收起
16

《浣溪沙·双鹤横桥阿那边》

双鹤横桥阿那边。静坊深院闭婵娟。五度花开三处见,两依然。水眄难禁频领□,歌云犹许小流连。破得尊前何限恨,不论钱。
17

《浣溪沙》

翠縠参差拂水风。暖云如絮扑低空。丽人波脸觉春融。
缨挂宝钗初促席,檀膏微注玉杯红。芳醪何似此情浓。
18

《浣溪沙》

云母窗前歇绣针。低鬟凝思坐调琴。玉纤纤按十三金。归卧文园犹带酒,柳花飞度画堂阴。只凭双燕话春心。
19

《浣溪沙》

叠鼓新歌百样娇。铜丸玉腕促云谣。揭穿飞瓦雹声焦。
九曲池边杨柳陌,香轮轧轧马萧萧。细风妆面酒痕销。
20

《蝶恋花·小院朱扉开一扇》

小院朱扉开一扇。内样新妆,镜里分明见。眉晕半深唇注浅。朵云冠子偏宜面。
被掩芙蓉熏麝煎。帘影沈沈,只有双飞燕。心事向人犹勔腼。强来窗下寻针线。
关于作者

贺铸

贺铸(1052~1125),北宋词人。字方回,又名贺三愁,人称贺梅子,自号庆湖遗老。汉族,祖籍山阴(今浙江绍兴),出生于卫州共城县(今河南辉县市)。出身贵族,宋太祖贺皇后族孙,所娶亦宗室之女。自称远祖本居山阴,是唐·贺知章后裔,以知章居庆湖(即镜湖),故自号庆湖遗老。

贺铸长身耸目,面色铁青,人称贺鬼头,曾任右班殿直,元佑中曾任泗州、太平州通判。晚年退居苏州,杜门校书。不附权贵,喜论天下事。

能诗文,尤长于词。其词内容、风格较为丰富多样,兼有豪放、婉约二派之长,长于锤炼语言并善融化前人成句。用韵特严,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。部分描绘春花秋月之作,意境高旷,语言浓丽哀婉,近秦观晏几道。其爱国忧时之作,悲壮激昂,又近苏轼。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等对其词均有续作,足见其影响。
年代
收录作品
顶部